1. <output id="bzv3v"><font id="bzv3v"><nobr id="bzv3v"></nobr></font></output><output id="bzv3v"><font id="bzv3v"></font></output>

  2. <dl id="bzv3v"><ins id="bzv3v"></ins></dl>

    <dl id="bzv3v"></dl>

    <output id="bzv3v"><font id="bzv3v"><nobr id="bzv3v"></nobr></font></output>
  3. <dl id="bzv3v"><ins id="bzv3v"></ins></dl>

    <dl id="bzv3v"><ins id="bzv3v"></ins></dl>
    <li id="bzv3v"><ins id="bzv3v"></ins></li>
      <dl id="bzv3v"></dl>
          <dl id="bzv3v"><font id="bzv3v"><nobr id="bzv3v"></nobr></font></dl>
          1. <dl id="bzv3v"></dl>

              1. <li id="bzv3v"></li>

                人文錢塘

                百姓生活

                www.txeb.icu  2017年09月19日 09:46:32 星期二  

                兒時中秋

                □繆丹

                “八月十五月兒明,爺爺為我打月餅呀,月餅圓圓甜又香,一塊月餅一片情呀……”休息天的早上,我還沒起床,窗外傳來了這首名為《爺爺為我打月餅》兒歌,熟悉的調子,一下子把我帶到了兒時的情景里。

                兒時的中秋節是快樂而難忘的。從我有記憶起,那時的農村,幾乎家家戶戶糧食都很金貴。大人忙種田,小孩盼過節,在那物資匱乏生活貧困的年代里,只有過年過節,小孩子們才能嘗到期盼已久的食品。在孩子們的生活里,好吃的東西是生活中最大的誘惑。中秋節是我國民族傳統節日中一個重要的節日,隆重程度僅次于春節。節日之前,家家都要提著月餅、白糖之類的禮物去長輩家走親戚,這一風俗被稱之為“望八月半”。祖祖輩輩都很用心很在意。

                望八月半,一般是在八月十五前一個月就開始了。看著別人家提著月餅去外婆家,我也開始期盼向往著,因為去外婆家除了能乘輪船,還能吃到外婆家自己喂養的雞或鴨子,還有外婆家種的香泡(柚子),中秋去,剛好能吃到成熟的香泡,總覺得外婆種的香泡特甜特鮮特可口。那時,交通和通信都很閉塞,親戚家的走動往往一年只是過年和中秋這兩回。記得那時,一到外婆家,外公外婆就忙開了,殺雞鴨的殺雞鴨,炒豆的炒豆……平時自己舍不得吃的東西,外公外婆都十分慷慨地搬出來放在桌子上,一個勁地叫我們吃,甚至一把一把地塞到我的手心里。他們一邊忙一邊笑著說我和弟弟都長高懂事了,那份忙碌中帶來的開心是無法形容的,至今我想起來依然溫馨無比。

                每當中秋節那天傍晚,母親總會早早地燒好飯菜,我幫母親把桌子搬到門外院子里,此時的菜肴比平時豐盛得多。父親會捕魚,是村里出了名的,他白天掙工分,常常利用中午或傍晚空閑時間去河邊捕魚捉蟹,幾乎沒有空手而歸過。當然甲魚、螃蟹之類的收獲就要靠運氣了,平時捉到,自家總是舍不得吃,賣掉換些油鹽醬醋或煙酒之類的東西,但若在中秋前幾天捕到,父親說啥也不賣,他會把那些螃蟹之類養在清水缸里,待到中秋那天,一家人好好美食一餐。父親愛酒,他總會邊喝酒邊給我們繪聲繪色地講關于嫦娥奔月、吳剛捧酒之類的故事,聽著聽著會把我們帶到神話世界里。沐浴在皎潔的月光下,一家人團團圓圓,其樂融融,盡享天倫之樂。

                不知不覺間,玉盤似的月亮已高高地掛在天穹,母親收拾好碗筷,把餐桌收拾干凈之后,便會把月餅、石榴、菱角、花生之類的東西擺放在桌上。這些東西,在現在看來,實在是太平常太普通不過了,可是在當時,都是奢侈品,很金貴,因此對我們小孩子來說有著很強的誘惑力。小眼睛牢牢地盯著,生怕一眨眼不見了。此時,母親會和顏悅色地說:“等月亮娘娘享用過了,才能撤下來我們自己吃。”她還會告訴我們,祭過月神的東西能避邪,保佑平平安安,因此這些供品,便多了一份神秘和靈性。當大家輪流拜過月亮娘娘,祈求保佑豐收、平安后,一家人就高高興興地分享著這些充滿福祗的美食了。弟弟狼吞虎咽,我卻一小口一小口地品嘗。

                此時,一輪皎月當空,銀光如水,微風拂拂。小伙伴們不約而同地聚集到曬谷場上,我也高興地參與其中。在月光下,做起了“月亮走我也走”的游戲,相互追逐著、嬉鬧著,大家一邊玩踩別人或自己影子的游戲,一邊有節奏地唱著:“月亮走,我也走,我給月亮打燒酒。燒酒辣,買黃臘,黃臘苦,買豆腐,豆腐煎,翹上天,天又高……”這首兒歌。直到月上中天,夜在不知不覺中深了,家長呼喚孩子們回家的聲音此起彼伏時,小伙伴們才依依不舍地回家。

                時世變遷,如今,生活條件越來越好了,平時想吃什么就能吃什么,單說月餅,其種類,數不勝數,除了過去的廣式、蘇式外還有什么京式、寧式、港式、韓式等等,什么豆沙、蓮蓉、水果、火腿、干貝、燕窩等等,品種之多樣、包裝之精美,更是與過去不能相比了。然而,一些傳統節日的情與景卻再也找不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?

                騎車看潮去

                □吳桑梓

                “何處潮偏盛?錢塘無與儔。”這是宋代名家范仲淹的觀潮詩。天下奇觀浙江潮自古至今贏得多少文人墨客贊頌!

                作為生長在錢塘江邊的蕭山人,觀潮條件得天獨厚,那錢江潮又是百看不厭的,古詩云:“錢塘廓里看潮人,直至白頭看不足。”就道出了我們的心情。盡管早已見過那氣勢磅礴的江潮,但還是愿意再去一觀,特別是騎車前往,那定會別有一番趣味。于是,就約上幾位騎友在農歷七月十八日,被俗稱為“鬼王潮”的日子,騎車前往禇山的美女壩,那個最佳的觀潮點。

                從蕭山城里出發到錢塘江大堤不過二十公里,一路的田園風光與涼爽的秋風讓人心曠神怡,路經錢江農場時,大家還參觀了駝鳥養殖場。帶著見識了駝鳥的喜悅,再次上路很快就到了紅山農場。吃飯小憩、休整,再悠悠地騎車前往。

                到了目的地,踏上了江堤,但見江水平靜如鏡,離江潮的到來還早,不甘寂寞的老人們擁上美女壩,大壩離江水近,壩身伸入江水中。此后不久,才聽到江水濤聲,看到江中翻滾的旋渦,腳下壩上那斑駁的裂痕發出微微抖動,道出了日夜經受江潮沖擊的艱辛!

                當風起云卷,江濤隆隆時,那“漫漫平沙走白虹,瑤臺失手玉杯空”的一線潮由遠而近。此時,“滿郭人爭江上望”,而當“來疑滄海盡成空,萬面鼓聲中”的潮頭涌來時,人群發出陣陣驚嘆聲。那潮頭雖沒有“手把紅旗旗不濕”的弄潮兒,但有駁船迎潮而上,當船頭與潮頭相碰并濺出巨大的浪花時,贏得了岸上觀潮人群的大聲喝彩!潮頭過了丁字壩,沖擊起幾丈高的浪花,浪花滾上了江堤,濺濕了觀潮人的衣衫,引來了人們更大的興趣和笑聲。

                錢江潮沖過了美女壩,轟轟烈烈地遠去了,潮走人散,老人們踏上歸途,一路上余興未盡,一位老人對大家說:“騎車觀潮真愜意,等到農歷八月十八,要帶上老伴再來看一次,到時候你們可得一起來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?

                市井小吃麥糊燒

                □宋憲章

                杭城市井有一款家常小吃,名叫麥糊燒。筆者幼時,老母常做給我吃,帶蔥香的薄薄的軟餅,趁熱享用,香美之至,以至半個多世紀過去,蔥香軟餅的香味仿佛還在鼻端喉間飄拂。

                麥糊燒的做法很簡單:半湯碗面粉,加鹽,加蔥花,攪拌后打成薄糊,在稍放油的鍋中兩面燙烤成一種不規則的薄餅。這種面餅,色澤金黃,綠蔥點點,軟香可口,而制作又極其簡單,舊時曾是普通人家常吃的一種面食,深受市井百姓喜歡,一般大媽、大嫂都蠻會做。就是這樣一種極為平常的家常小吃,它卻有著悠久的歷史。

                南宋時著名的儒家理學大師朱熹,一生從事教育事業,著有《四書章句集注》《周易本義》《詩集傳》《楚辭集注》等多種學術作品。他雖然是徽州婺源(今屬江西)人,但在浙江許多地方留下了他的足跡。據清《堅瓠集》一書記載,他品嘗了浙江的民間小吃蔥湯麥飯后,還留下了一首贊美的詩句。

                朱熹的一個女兒嫁給浙江人蔡沈為妻,蔡沈是一個讀書人,家境較為貧寒。一次,朱熹去女婿家,想和女婿談談他的讀書之法,不料女婿恰巧外出。他知道女兒家生活很貧困,不愿增加他們的麻煩,便起身欲走。朱熹的女兒不忍老父空腹離開,立即在廚房隨手用面粉、鹽湯(水)、蔥花給父親做了一盤香噴噴的“蔥湯麥飯”給父親充饑。這蔥湯麥飯便是浙江民間各家各戶常吃的,杭州人稱之為“麥糊燒”的家常小吃。因為簡便,朱熹女兒便懷有一種“簡褻不安”的心情。

                朱熹絲毫不在意“蔥湯麥飯”的簡單,高高興興吃完了熱乎乎的軟餅,趁著女兒下廚洗碗時,他在女婿的書桌上拿起一支毛筆,拂紙留下了一首詩:“蔥湯麥飯兩相宜,蔥補丹田麥療饑。莫謂此中滋味薄,前村還有未炊時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朱熹的這首詩雖有安慰女兒的意思,但也很實際,在這兵荒馬亂(金兵入侵)的南宋時期,還有人連這滋味淡薄的蔥湯麥飯都吃不上呢!

                由此可見,杭州市井許多大媽、大嫂及大伯都會做的麥糊燒,流傳至今至少已有七、八百年歷史。現如今成了一款頗受歡迎的市井小吃,口味和制作也更多樣化了。

                ?

                捉蟋蟀

                □陳志榮

                小時候,捉蟋蟀是我們盼望的事情。大人們都說,蟋蟀要到處暑前后成熟,打起架來才厲害。因此,每當立秋一過,心里就癢癢了。

                蟋蟀棲息在稍微濕潤的陰暗墻洞、廢墟堆、地坎等處,我們這里野外到處都有。它雖然住在隱蔽的地方,但管不住嘴巴,喜歡叫喊,所以很容易被發現。憑鳴叫聲還能辨別它的優劣,聲音洪亮、寬廣,說明有力、個頭大,肯定是好蟋蟀。

                據說,和兇猛動物住在一起的蟋蟀戰斗力最強。有時,它還停在毒蛇的頭上,要抓它不是件易事,得想辦法把蛇趕開,在蟋蟀跳下時捕捉。這是非常危險的,我可不敢冒這個險。說實在的,也沒有碰到過和蛇在一起的蟋蟀,不知是否是一個傳說。

                蟋蟀見光后跳得極快極遠,捕捉難度大,因此要心細眼快手快。晚上,和小伙伴一起,帶著籠子、手電筒以及網罩出門。遁著叫聲仔細聽準位置,射著電筒,用小棒輕輕地撥挖,等它跳出來,快速用網罩撲住,小心翼翼地捉到籠子里,不能傷了它的須、尾、腳。那個時候,我們畢竟還小,家里人不放心我們深更半夜外出捉蟋蟀,禁止夜里出門,只能白天在菜園屋角尋找。一般是晚上聽準聲音,記住大概的方位,第二天中午去找蟋蟀洞口,拔除雜草,然后端來滿滿的一臉盆水,灌進洞內,不一會就可以看到蟋蟀跑出來,是兩尾的就捉住,三尾的因不會斗,就隨它去了。也有翻開一些石塊土塊,或在破磚殘瓦堆里找的。為了捉蟋蟀,常常什么也顧不得了,踏爛蔬菜、挖塌墻腳,免不了被大人責罵。

                記得當時的蟋蟀籠子是自己用竹筒做的,取一段直徑6公分左右,長20公分的毛竹筒,一邊留竹節,竹筒平放,靠節15公分內的上部挖去三分之一,兩端鉆上小孔。取竹條,劈刮成織毛衣針粗細的竹絲,兩頭削尖,一根根弓起后彈進挖空竹筒兩端的小孔中,做成看得見里面的蟋蟀,它又出不來的柵。再在另一邊圓竹筒上鋸一條縫,剪一塊竹筒內徑大小的鐵皮,插入作閘門,以便蟋蟀出入。漂亮的蟋蟀籠子,既可作它們的住房,也可以作決斗的臨時戰場。斗蟋蟀也有用罐子的,制作更加簡便,鋸一節留底的大毛竹,削光就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據說,喂鍋巴能硬嘴,吃辣椒好斗,因此,不管蟋蟀是否愛吃,我們常喂這兩種東西。決斗時,折來蟋蟀草,梢頭撕開,折斷后如同毛筆,有白毛,小伙伴在各自的蟋蟀屁股上撥幾下,就能挑起戰火。決斗是殘酷的,有時斗得腿都被咬斷。勝者,主人把它精心呵護,敗者,有的還被當場摔死,成為雞的美食。

                捉蟋蟀的時間非常短暫,說是白露后它的眼睛瞎了,不會斗了,沒有了捕捉的價值。參加工作后,再也沒有捉過蟋蟀,但每當秋夜聽到它們的叫聲,童年玩蟋蟀的趣事還會浮現在眼前。

                ?

                綽號兒的趣事

                □周永祥

                給人取綽號兒的事在民間司空見慣,可以說,差不多的人都有一個綽號兒,且終身相伴,見怪不怪,好象已成為一種“草根文化”。最明顯的例證就是梁山泊好漢一百零八將,人人都有一個響亮的綽號,千百年來已深入人心。

                細想起來,每個人的綽號兒都有出處,它基本上和本人的稟性、相貌、身份、文化、特點、舉止甚至生理特征有關系,所以說綽號兒是一件很有趣的社會現象。某個人一旦被取了個綽號,會很快被叫開、叫響,根本不以本人意志為轉移,時間一長,也習以為常了,別人當面叫他的綽號兒,他都會答應的。當然,一些傷人自尊的綽號兒,只能在背后叫叫了,譬如“麻婆阿英”“癩子阿水”“瘸拐兒阿泉”“獨眼龍阿興”等等。

                綽號兒與人關聯度最多的是這個人的性格脾氣。如某個人性格豪爽,嗓門大,往往被冠以“某某大炮”“某某大話佬”之類的綽號;某個人蠻橫霸道不講理,往往被叫作“太湖佬(有強盜之意)阿林”“日本佬阿潮”“洋槍佬阿龍”諸如此類綽號。

                60年代末,我所在的生產隊里有個會計,愛算計別人,專喜給人家取綽號,大家背后都叫他“陰世鬼”,社員的綽號基本上是他一個人取出來的。恰好我們生產隊里有三個人名字都叫順興,三人當中,沈順興的一張嘴愛說話,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,從不閑著;王順興有小偷小摸的習慣;周順興是隊里的出納,老實巴交,不茍言笑。“陰世鬼”編了一段順口溜:“老三老四沈順興,賊頭賊腦王順興,不聲不響周順興”。他一出口,這順口溜惹得眾人一陣哄笑,很快傳開了,甚至傳到全大隊,別人的綽號兒一般都是兩三個字的,這三個順興的綽號兒都有四個字了,沈順興和王順興雖然十分生氣,卻都不敢和這個“陰世鬼”吵,因為這倆人成分不好,斗不過“陰世鬼”,只能忍氣吞聲。偏巧周順興是我的父親,我也有個綽號兒叫“象鼻頭”,出點是我性子很犟,名字里又有個“祥”,“祥”通“犟”,“犟”通“象”,不知何人叫我“象鼻頭”叫開了。我當時年輕氣盛,趕到會計室,二話不說,上前“啪啪”兩下,給了這個“陰世鬼”兩巴掌,扔下一句話:“我叫你再給我爸爸取綽號兒!”后揚長而去。這“陰世鬼”居然忍了下來,一則有點怕我,二則我家是貧農,我是大隊里的武裝民兵,他奈何不了我。從此,我這個“象鼻頭”的綽號兒叫得更響亮了,至今還有人叫我這個綽號兒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有個小弟兄叫阿虎,身高一米八,相貌堂堂,待人真誠講義氣,人緣也好。有人考“陰世鬼”:“像阿虎這樣的人,你取不出綽號兒了吧?”想不到“陰世鬼”陰笑一聲說:“阿虎皮膚白的像個外國人,就叫他‘洋白佬’好了”。眾人一陣大笑,阿虎這個“洋白佬”綽號就這樣叫開了,更有趣的是這“洋白佬”被人叫岔成“楊白勞”,楊白勞是戲文《白毛女》里的受苦人,家喻戶曉,你說阿虎這個綽號兒傳播度廣不廣?阿虎的母親氣得不行,叫上從部隊退伍回來的大兒子,趕到“陰世鬼”家中破口大罵,罵的“陰世鬼”灰溜溜不敢吱一聲。從此以后,“陰世鬼”再也不敢給人取綽號兒了,生怕惹出禍水。

                最難堪的是一次偶然的事情被人取了個伴隨一生的“污點”綽號兒。例如我有一個小學同學,在上課時拉肚子拉了一褲子的屎,教室里彌漫著一股臭氣。這個同學背起書包倉皇逃回家中,接連好幾天不敢來上學。事后,有同學就叫他“查污仆”。“查污仆”是當地方言,意思就是某個人失禁把屎拉在褲襠里了,是一件很失面子的事。如今這個同學已經做爺爺、外公了,還有人在叫他“查污仆阿根”,現在想想,取這個綽號兒真當有點缺德的。

                有一年,生產隊里來了一個下放的“右派”叫楊文虎,長得和我的小弟兄阿虎很象,身高、相貌都差不多,因皮膚白凈,隊里人也叫他“洋白佬”,久而久之,把阿虎的“洋白佬”綽號兒給忘了,居然再沒有人叫阿虎他綽號兒,真當少見。

                一些手藝匠人的綽號兒,是匠人們所樂見樂聞的。原因有三:一是這些綽號兒無傷大雅;二是有些廣而告知拉生意的味道;三是體現了匠人之間工種的不同性。如“箍桶長福”“鳳山木匠”“剃頭金水”“鐵匠妙根”“醬油阿林”“錫箔成泰”“打灶阿木”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兒時的小伙伴如今都已老了,有時大家聚在一起,互相打趣,互相叫著對方的綽號兒,免不了一陣哈哈大笑, 當然也免不了回憶起那段逝去的歲月。憶及故人,談起如煙往事,勾起了一縷縷鄉情與鄉愁。

    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    作者: 編輯:王潔
                电子游艺(第2曲)勇猛闯关

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bzv3v"><font id="bzv3v"><nobr id="bzv3v"></nobr></font></output><output id="bzv3v"><font id="bzv3v"></font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2. <dl id="bzv3v"><ins id="bzv3v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zv3v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bzv3v"><font id="bzv3v"><nobr id="bzv3v"></nobr></font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3. <dl id="bzv3v"><ins id="bzv3v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zv3v"><ins id="bzv3v"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<li id="bzv3v"><ins id="bzv3v"></ins></li>
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zv3v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zv3v"><font id="bzv3v"><nobr id="bzv3v"></nobr></font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bzv3v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li id="bzv3v"></l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bzv3v"><font id="bzv3v"><nobr id="bzv3v"></nobr></font></output><output id="bzv3v"><font id="bzv3v"></font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dl id="bzv3v"><ins id="bzv3v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zv3v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bzv3v"><font id="bzv3v"><nobr id="bzv3v"></nobr></font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. <dl id="bzv3v"><ins id="bzv3v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zv3v"><ins id="bzv3v"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 id="bzv3v"><ins id="bzv3v"></ins></li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zv3v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zv3v"><font id="bzv3v"><nobr id="bzv3v"></nobr></font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bzv3v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li id="bzv3v"></li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