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output id="bzv3v"><font id="bzv3v"><nobr id="bzv3v"></nobr></font></output><output id="bzv3v"><font id="bzv3v"></font></output>

  2. <dl id="bzv3v"><ins id="bzv3v"></ins></dl>

    <dl id="bzv3v"></dl>

    <output id="bzv3v"><font id="bzv3v"><nobr id="bzv3v"></nobr></font></output>
  3. <dl id="bzv3v"><ins id="bzv3v"></ins></dl>

    <dl id="bzv3v"><ins id="bzv3v"></ins></dl>
    <li id="bzv3v"><ins id="bzv3v"></ins></li>
      <dl id="bzv3v"></dl>
          <dl id="bzv3v"><font id="bzv3v"><nobr id="bzv3v"></nobr></font></dl>
          1. <dl id="bzv3v"></dl>

              1. <li id="bzv3v"></li>

                人文錢塘

                村落文化

                www.txeb.icu  2017年09月15日 09:43:54 星期五  

                露天電影

                □繆丹

                看露天電影,說起來似乎已是很遙遠的事了。它像一張發黃的舊報紙或舊照片,早已被時間風化,但一說起“露天電影”這幾個字,就會讓人回憶起很多兒時令人難忘的事,感覺特親切。

                小時候,在農村放露天電影是件難得的事,說是一種奢侈的享受,也不夸張。放電影一般是在村里最大的曬場或空曠處。在夜幕降臨前,就會有兩三個人在做放映前的準備工作:雪白的大銀幕在靠墻的地方拉起來,場子中間放上一個老式的放映機……孩子們都會早早地吃好晚飯,背著長板凳、竹椅子之類去搶占位置。原本去看熱鬧沒搬凳子的小孩,眼看人家都在放凳子了,也會急著站在那里占領地盤,等待家人到來。還有的會找根樹條或石頭,甚至有的會以劃線為界,或者脫下身上的衣服之類的東西用來占個位置,生怕好地方都給人家霸占。更有一些孩子則會商量著:一人守住場地,一人回家叫“救兵”,或自己去搬椅凳。如此種種,在電影還沒放映前,場面早就熱鬧非凡。我當然也是其中一個,在天還沒黑時就坐在凳子上,手里拿著母親炒的一把瓜子,慢慢磕著,看著人們慢慢地聚集過來,看著白色銀幕被晚風吹動得晃動著,看著天色漸漸地暗下來,幸福地等待著電影的開始。急切之情,滿滿地寫在每個人的臉上。

                此時在曬谷場的四周,那些做生意的小販們,趁著電影放映前及時地吆喝著:“噴香蜜甜芝麻糖一分一顆,金桔糖山頭三分一串,甘蔗便宜了……”孩子們聽到這吆喝聲,早就饞涎欲滴。于是乘著大人聊天之機,有捧著父親腿的,有搖著母親肩的,叫著嚷著要買東西吃,父母們便會從口袋中摸出一二分錢,一是換個安耽,二是難得放電影讓孩子解解饞。孩子們見好就收,美美地去買上平時吃不到的美食,有些調皮一點的孩子,邊吃邊到那些沒要到錢的孩子身邊去炫耀,急得他們再次想方設法死皮賴臉去纏著大人討要錢,與其說孩子們愛看電影,不如說更愛吃這些東西,以及喜歡這露天電影的熱鬧場面。

                記得我長到十來歲時,看露天電影,除了自己村里看,有時還跟著大人或伙伴們去鄰村看。去鄰村看,往往沒有好位置站,我們會選擇站在邊上地勢稍高一些地方,遠遠地看電影,因為母親告誡我:“千萬別站到中間去,電影放到中途也許會擠場,你們人小會被那些身強力壯的青年人擠扁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所謂擠場,也就是那些廿來歲的毛頭小伙子,看到漂亮的大姑娘們,往往心不在看電影,而總是想方設法擠過去看看美女,或湊湊熱鬧搭訕幾句話,因為小伙子們在平時根本就沒機會接觸這些鄰村的漂亮姑娘。而姑娘們總想沖出他們的包圍,加之剛才還在姑娘們身邊的后生們又不甘心被別人擠開,于是也拼著氣力往姑娘身邊擠……就這樣在你推我擠下,人群一會推向了東,一會兒又擠向了西,小伙子們笑著開心著,那些過來人起哄著,姑娘們則“哎喲、哎喲”叫著,樂得大家都開心得“嚎嚎”地喊。

                而此時,我們幾個小孩怕他們擠到邊上來,趕緊逃到了銀幕背后去看。幕布離墻壁近,我們只有仰著頭看,但也看出了稀奇:電影里的人吃飯、拿槍都變成了左手。回家后我還學著電影里的動作,差點變成了左撇子。

                通過這種擠場,往往不久后,就會傳出這村的小伙和那村的姑娘戀愛上了,而知情的人們都會取笑他們,是看電影時擠來擠去擠到一起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去外村看場電影其實還真的不容易,記得那時的路沒有現在這么好,不是泥路就是石板路,除了七高八低的,有時路中間還會有窟窿,若是沒帶手電筒,一不小心就會絆倒跌成一身泥。所以在回家時誰若帶了手電筒誰就是最吃香的,他的前前后后就會跟滿人,當時有種說法是,一個手電筒能前照七人后照一人。我人小膽小,總是想法挽著有手電筒的小伙伴的手,因為往往在回家的路上,還有人會故意唬嚇大家,一會說有蛇,一會又說有鬼……嚇得大家跌跌撞撞,連跑帶叫,都不敢落后于人。

                如今,童年早已消逝,但那些平常的經歷那些簡單的幸福,在記憶中竟然是那么的深刻,就像在眼前似的。

                ?

                老街·老井

                □宋知文

                春暖花開時節,我特意來到七堡老街閑逛。江干區的“四社聯動”工作已經啟動,七堡老街也面臨拆遷。大紅的橫幅標語已掛滿了街巷,原來的小學也成為了拆遷指揮部。車輿盈門,工作人員和來辦事的居民進進出出、絡繹不絕。

                然而與熱鬧的指揮部一墻之隔的老井卻顯得落寞。它還是如往常一樣,靜靜地匍臥在西街的路旁。像一個鄰家老太,坐在斑駁的老屋前,默默地注視著來來往往的行人,思考著她走過的人生……

                老井緊跟著新中國的成立而誕生。共產黨解放了勞苦大眾,也解放了老街人們的吃咸水問題。七堡老鎮緊挨著錢塘江,洶涌的錢塘江大潮裹挾著海水時常翻過江堤,浸漫塘里的土地和池塘。在沒有井水之前,老鎮上的人們生活用水主要依靠周邊的池塘。不去說塘水的不衛生,味道就有一股淡淡的咸味。后來,政府主導挖了這口井,出水的那一天,整個老鎮的人們傾巢而出,匯聚井邊,你一碗,我一碗,爭相品嘗這清澈甘洌的井水。人們從心底里感激:“這甘甜的井水是共產黨給我們的,飲水思源,我們不能忘了共產黨對我們七堡人民的恩情!”

                老井其貌不揚,井圈也不大。但若湊到井上往里看去,就可發現下面的肚子越來越大,這樣就可以有更大的采水面和蓄水量。在老街人們的記憶中,這井還沒有干涸過。無論什么季節,它都以自己清澈的井水,滋養著老街的人們,源源不斷地向他們提供充沛的水源。

                七堡過去是杭州城東的商貿重鎮,素有“小上海”之稱。老鎮的商號門類齊全,茶店、豆腐店、肉店、旅店、木行……一家挨著一家,布滿整個老鎮。井邊,看著茶店、豆腐店的小工挑著井水而去,而傳回的是對井水的贊譽聲。

                老鎮南有江邊碼頭,北有滬杭公路,老街上一年四季總是聚滿了走南闖北的商人和旅客。炎炎夏日,行色匆匆的人們路過老井,都要停下腳步,打上一桶井水,喝上幾口,抹一把臉,沖一下身,洗去旅途的疲憊,頓時神清氣爽,然后繼續他們的行程。

                老井位置適中,是人們生活的中心。清晨,男人們挑著水桶聚攏到這里,用吊桶“撲通撲通”從井里吊上井水,然后打個招呼,挑上井水,“嘎吱嘎吱”地隱沒在小巷中。也是從這一刻起,老街的一天開始了。女人們提著臟衣服和木盆來了,拿著牙杯臉盆的也來了。她們吊水洗衣,嘴里也不肯停下,嘰嘰喳喳,談論不停。這時,吊桶的“撲通”聲,“嘩嘩”的洗衣聲,聊天的歡笑聲,此起彼伏,好不熱鬧!有人不洗衣服不挑水,也要端著飯碗來湊個熱鬧。等大家事罷散去,從這里得到的消息就傳播到老鎮的巷頭巷尾了。大到國家大事、市場行情,小到奇聞異事、家長里短,甚至“王家的兒子昨晚尿了床”“李家今天又買了豬頭吃”之類的瑣事,老街上也馬上人人知曉。

                井水冬暖夏涼。當冬天白雪飛舞時,老井的井口卻升起裊裊的熱氣。打上的井水,暖手暖心。炎炎夏日,井水冰冷透涼,井臺上也是涼意陣陣。因此,夏日的夜晚,老井成了老街的樂園。

                每天傍晚,老井的井圈上繃著一根根粗粗細細的繩子,看似有點雜亂無章,卻不知繩子的井下一頭懸吊著夏日里人們最愛的寶貝。夜幕降臨,晚飯時分,繩子的主人來到老井,收起他們各自的寶貝。繩子的下面掛著網兜,兜里是已被井水冰涼了的啤酒、西瓜、飲料等等。以前沒有冰箱,這樣的方式是老井賜予人們夏日里的福利!

                月亮從錢塘江上升起,蟈蟈開始了鳴叫。老街的人們紛紛端著椅子,揣著草席,手里搖著蒲扇,從四周的小巷會聚井臺。早來的先吊井水把井臺沖涼。此時,老井周邊的地面經過冰涼井水的沖刷,炙熱的暑氣頓時煙消云散,井里的涼氣升出井口,彌漫在老井周圍,給這里營造了一個怡人的涼爽空間。隨著乘涼人數的增加,乘涼人就有了豐富的“節目”,這里仿佛成了“空調”開放的“文化禮堂”。一邊,癩子和阿毛點起蠟燭擺棋廝殺;那邊,阿坤爺爺繪聲繪色,向小青年說起了劉關張桃園結義;周老師講起楊子榮智取威虎山,吵鬧的孩童便沒了聲音,專注地聽著故事;阿康大伯乘隙來上幾聲紹興大班,愛看戲文的大媽們便如癡如醉……直到月掛頭頂,江上吹來了涼風,大家才各自回家睡覺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住長江頭,君住長江尾……”一首《卜算子》,因一句“共飲長江水”表達了人間真情而流傳了千年。同樣,老街的人們因共飲一口老井的水,把鄰里之間的情感融合在一起。井臺邊,大家挑水互相謙讓,強壯的幫柔弱的、男的幫女的吊井水已經是老井邊的慣例。洗菜的時候,有菜多余的人家,送給缺菜的,這樣的和諧情景劇時時上演。誰家有個婚喪嫁娶、建房搬家的,鄰里之間也互相幫助,從不計較自己的得失。

                老井的井水起起落落,卻從來都不澇不枯。它集天地之精華,源源不斷地滋養著老街的一方人。老井是一種回憶,是一種生活,是人們牽掛的鄉愁,是所有老街人的一份感情。

                外面在喧囂,老井在寂寞。它在寂寞中等待著新歸宿……

                ?

                我和阿明放“夜釣”

                □周永祥

                我們八九歲的時候,正趕上了國家“三年困難時期”,國家窮,人民窮,農村老百姓更窮。拿我家來說,有時真是吃了上頓愁下頓,說得一點也不為過,更談不上吃菜有“葷腥”味兒了,你說當時的日子過得苦不苦?

                我有個最要好的兒時伙伴叫阿明,同歲,屬鼠,他長得很壯實,力氣比我大,抲魚技術比我好。有時他睡我的床過夜,有時我到他家過夜,要好得像親兄弟。讀書也同在永和小學,同在一個班,同在一張桌,下課了同在一起玩,你說要好不要好?

                我倆小小年紀就很懂事了,看到家里窮得“嗒嗒滴”,總想著有什么辦法幫家里改善一下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  那個時候的四季青公社,境域內池塘星羅棋布,因生態環境好,池塘里的野生魚很多。白天去釣魚肯定是行不通的,那時各生產大隊都成立了漁業隊,白天專門派人在各個池塘邊巡邏,發現有人釣魚就去抓,只有在晚上釣魚才比較安全,但漆黑的夜晚是釣不到魚的。我和阿明七想八想,終于想到了放“夜釣”這個辦法。阿明說,他爸爸小時候也放過“夜釣”的,可以去請教。當晚,我倆把想法和阿明爸爸一說,請求他指導一下。阿明爸爸沉思了一會兒說:“你們小小年紀就懂得為家里分憂,我很高興,技術可以教你們,但這事最好不要對第四個人說了,要保密!為啥?一是要防有人知曉后到大隊漁業隊里去告密,二是必須等到天黑才到河邊去放釣,防備有人摻和進來,人多口雜,三是收竿時要趕在天未亮沒有人之前,悄悄回家。”接著,阿明爸爸教我們如何放“夜釣”的一些要領和一些野生魚的習性,我們聽了后增長了許多關于魚的知識。

                放學后,我和阿明開始了放“夜釣”前的準備工作。我們那個辰光讀書的回家作業都在每篇課文后面標注的,老師只要在黑板上寫做哪幾道題就可以了,一般情況下,多數學生都在下午自習課上就做好了,阿明基本上是抄我的作業,自己懶得動腦筋。而我的語文課作業,新書一發下來,用一個晚上時間看完全書,又用一個晚上做完一個單元的作業,很輕松。老師在上語文課時,我基本上都在低頭在看課桌下的課外書,老師對我這種小動作也是睜一眼閉一眼,為啥?因為每次語文考試,我總是全班第一名,難得有第二名。這真不是吹的,不信去問阿明。所以我倆有充足的課外時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說起“夜釣”,第一步是做魚竿。我們乘夜里到各個竹園蓬里砍細竹,砍來后就地削掉竹枝、竹葉,悄悄背回家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二步是做魚鉤,我們在媽媽的針線笸籮里拿來縫衣針,用老虎鉗鉗住針,在點亮的煤油燈火上燒,一直燒到針尖發紅、發藍,變軟了,再用另一把小老虎鉗,把針尖慢慢鉗彎,鉗成一個魚鉤,然后在水碗里一淬,一枚魚鉤就做成了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三步是溶鉛。我們預先找好了幾塊小鉛塊,把鉛塊放在鐵火盆里燒火熔化,然后倒進事先挖好的呈小長條形的土模里,冷卻后,鉗成凹形,再鉗在釣竿線的鉤子上端,作用是在放釣時使魚線相對固定地垂在水中,利于魚兒咬鉤。

                再后是在線上穿好浮子、準備好魚籮、手電筒等,就可以出門放“夜釣”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放學后,我和阿明拿著種刀和小罐去挖蚯蚓。放“夜釣”用的蚯蚓不能太大,太大了魚兒嘴小難咬釣;不能太小,太小了穿不進針眼里,只能用比火柴梗略粗一些的蚯蚓。有一種“紅頭蚯蚓”,魚兒最愛吃,在水中也顯眼,易于被魚兒發現而爭相咬吃,但這種蚯蚓很少,偶爾能挖到。“青頭蚯蚓”相對比較好找,但要挖到也并非易事。蚯蚓喜歡躲在陰暗潮濕的泥底,尤其是在腐爛的草堆、垃圾堆和竹園蓬里,容易挖到蚯蚓。我們在小罐里放進一些細泥,把挖到的蚯蚓放進去,它們會蠕成一團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們第一次放“夜釣”選在離家不遠的一個名叫“坍湖”的大池塘邊,這里野生魚最多了。吃過晚飯等到天大黑了,我和阿明各拿著20多根魚竿,先后來到池塘邊,一個人拿著手電筒照著,一個人穿蚯蚓,穿好后,將魚線甩向池塘遠處,然后將魚竿插入岸邊泥中,依次將40多竿魚竿放置好后,我們相約在后半夜2點多時來收竿。

                到了后半夜,阿明來敲我床前的窗門,叫醒了我,我倆各拿著一只魚籮,懷著期望的心情來到了“坍湖”邊,迫不及待地收起了魚竿,令人驚喜的是有一半的魚竿釣到了魚,更令人驚喜的是還釣到了二條大鰻魚。收好了竿,我倆平分了魚,分手回家了。

                自此以后,我家的飯桌上有了“葷腥”,爸媽喜笑顏開,我下面四個弟弟妹妹更是吃得津津有味。那些釣來的魚,媽媽有時清蒸,用醬油沾著吃,味道很鮮;有時用霉干菜蒸魚吃,味道更是鮮美。媽媽經常會在天未亮前,把一些魚拿到城里茅廊巷菜場去賣,賣光后很快就趕回家到生產隊里去出工,家里因此有了一些小錢可以補貼家用。我和阿明乘機向媽媽們要了一元錢,進城去買漁具,改善釣具,用尼龍線代替了絲麻線,用正規魚鉤代替了針鉤。正規魚鉤尖邊有“倒扎刺”的,魚兒咬鉤了不能掙脫,釣魚的成功率也就上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有一次我奇怪地問阿明爸爸,為啥我們釣到的多是汪刺兒、白條兒和鰻、鱔,偏偏就沒有鯽魚呢?阿明爸爸答:“汪刺兒、白條兒、鰻、鱔等魚嘴最饞,性子最急,見到魚餌是‘一口吞’的,因此容易上鉤。而鯽魚是魚類中最狡猾的,戲稱‘水中狐貍’。”白天釣魚時,鯽魚咬鉤是半含嘴的,它會把魚餌慢慢往前拖,浮子也慢慢下沉,經驗不足的釣者以為魚上鉤了,就揮拉魚竿,魚餌就從鯽魚口中滑出了,而這條鯽魚這輩子也不會咬鉤了;反之,有經驗的釣者看到這種情形,就知道水下有條鯽魚在添釣并試探著。試探中,鯽魚再次把魚餌送向水面,使浮子上浮,觀察下一步的動靜,看看沒有危險了,它再次含住魚餌,往水深處拖,直到線繃緊了,不能拖了,也認為比較安全了,它才放心地咬住魚餌準備吃了,這時釣者起竿快揮,才能釣到鯽魚。“至于你們晚上釣不到鯽魚,那是因為它咬餌時時間很長沒動靜,很安全。它吃時不像汪刺兒、白條兒一口吞下肚去,而是在嘴里慢慢‘啃’著吃的,等吃完蚯蚓后又把魚鉤吐了出來,你說他狡猾不狡猾?”阿明爸爸說,還有一個原因,汪刺兒、白條兒等魚是“摸夜游”,夜里也會在水中游蕩,鯽魚、鯉魚和一些家魚晚上也要“睡覺”的,所以鯽魚更難釣到了。我聽了恍然大悟,又增加了一些釣魚的知識。

                放“夜釣”時,也有意外的驚喜。有一晚我倆收竿后一數,少了一根,用手電筒往水面上照來照去,發現那魚竿在水面上漂著,不停地轉動。阿明說,肯定有一條大魚拖走了魚竿,他讓我回家去取魚斗網,自己則脫光衣服下了池塘,往那竿兒游去,等我取來魚斗網,阿明已把魚竿拖到了岸邊。他慢慢提拉起魚線,讓我從水下兜住那魚,然后拎出水面,果然網中有一條四斤多重的大鯉魚,我倆高興極了,上岸后收拾好魚竿,背起魚籮到了我家,我喚醒媽媽,媽媽見了這條鯉魚,自是興奮,忙穿好外衣,裝好魚進城去賣了。賣了后的錢自然是我們兩家平分,發了一點點意外的“小財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如今的四季青,已經變成了杭州城市新中心,到處是高樓林立、車水馬龍,一派繁華景象,昔日的池塘只能留在記憶里了。兒時放“夜釣”的情景在腦中仍然很清晰,它帶給了我和阿明許多童年的樂趣,一輩子不能忘懷。

                ?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 編輯:王潔
                电子游艺(第2曲)勇猛闯关

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bzv3v"><font id="bzv3v"><nobr id="bzv3v"></nobr></font></output><output id="bzv3v"><font id="bzv3v"></font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2. <dl id="bzv3v"><ins id="bzv3v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zv3v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bzv3v"><font id="bzv3v"><nobr id="bzv3v"></nobr></font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3. <dl id="bzv3v"><ins id="bzv3v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zv3v"><ins id="bzv3v"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<li id="bzv3v"><ins id="bzv3v"></ins></li>
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zv3v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zv3v"><font id="bzv3v"><nobr id="bzv3v"></nobr></font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bzv3v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li id="bzv3v"></l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bzv3v"><font id="bzv3v"><nobr id="bzv3v"></nobr></font></output><output id="bzv3v"><font id="bzv3v"></font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dl id="bzv3v"><ins id="bzv3v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zv3v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bzv3v"><font id="bzv3v"><nobr id="bzv3v"></nobr></font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. <dl id="bzv3v"><ins id="bzv3v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zv3v"><ins id="bzv3v"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 id="bzv3v"><ins id="bzv3v"></ins></li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zv3v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bzv3v"><font id="bzv3v"><nobr id="bzv3v"></nobr></font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bzv3v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li id="bzv3v"></li>